赵客缦胡缨

一个沙雕lo主在消失了一个月以后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账号密码……

临摹一张柳宫磷太太的《欺侠侮义》里的锦毛鼠白玉堂

等我十一回来继续写沙雕段子画沙雕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在相册8000多张照片里翻出曾经的临摹黑历史。曾经年轻的我,还是会画点素描的(现在只会沙雕)。
原来我还是有处女座特质的,现在………………

一个淘气的鹅几(雾)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努力追求自由,与脾气暴躁的麻麻(雾。。)抗争,结果爹地(雾)却在一边傻笑的故事……





金子轩:滚!!!谁鹅几?!!!!!





前几天本宅被爸妈强行拉去旅游陪玩,全程被我妈拽着,理由是人生地不熟的怕我走丢了然后又被人贩子抓了卖了(我???),我和我妈力量抗争的时候我爸就抱着一大堆(我和我妈的)东西在旁边傻笑……
天下的一家三口大抵如此……(手动再见)

终于知道铁人的王进喜梗出自哪里了……
我孤陋寡闻……

【曦澄】一方墓(马丹把自己写哭了……)

依旧是涂了浓硫酸的屠龙劈天刀……
算是上篇虐文四杯酒的续作,或者说是扩写……
人生一共写过两篇虐文……曦澄这个CP真是……
把自己写哭了emmmmmm(没出息地自扇耳光)

依旧是矫情的文风。有角色死亡,欧欧吸预警,慎!
(提前说下拒绝不喜欢的ky!!!)

-----------------------------------

一方墓

蓝家新任宗主的继任仪式上,一向滴酒不沾的老宗主蓝曦臣破天荒的喝了半壶酒。

饮了酒的蓝曦臣一改往日端正温雅的模样,脸上染了一丝薄红,嘴角多了几分笑意,牵着自己的儿子——蓝家的新宗主的手训诫了许多。

众人都笑,这蓝老宗主是太高兴了。

是啊,蓝老宗主壮年接任宗主之位,如今年过古稀,三十余年勤勤恳恳,终于将蓝家发展成修仙界执牛耳者,如今长子青出于蓝,继任宗主之位,老宗主也得清闲,安享晚年了。

新宗主去应付其他氏族宾客的贺喜了,蓝曦臣慢慢回到自己的座位。

环顾堂下,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但为什么,心里总是很空?似乎有一个人该来而未至。

但是谁呢?蓝曦臣迷茫地想。他已年过古稀,记性越来越差。

“兄长。”

一声叫唤打断了蓝曦臣漫漫无绪的思路。

是蓝忘机。曾经那“皎皎君子,泽世明珠”的蓝二公子,如今也是须发皆白,满面风霜了。

“兄长,若是累了,便回去歇着吧,这里有我。而且,也该与大嫂和叔父说一声,让他们放心。”蓝忘机望着蓝曦臣的眼睛说道,“还有……江老宗主……”

是了,是江澄。

蓝忘机的话点醒了蓝曦臣。他想起来了。

蓝曦臣起身,拍了拍弟弟的肩,便往内院去了。操劳太过,蓝曦臣的背已经有些佝偻。

来到祠堂,台上最前面摆的是父母、叔父与妻子的牌位。

蓝曦臣上了一炷香。跪下。

“今日的继任大典很顺利。阿珵做得很好,他会是一个合格的家主。”蓝曦臣静静望着眼前几块牌位,“父亲,母亲,叔父,阿眉。你们在下面可以放心了。”

语毕,叩首三次,便撑着身子起来了。

离开祠堂,蓝曦臣慢慢向内院深处踱去。

云深不知处最深处有一片竹林,竹子拔得极快,已经遮天蔽日。茂林修竹,仿佛隔绝开了一方世界。

蓝曦臣在铺了一层竹叶的小道上慢慢走着。竹林里极静,连风过竹叶声也没有,更不必说虫鸟之鸣。唯有蓝曦臣每一步踩在竹叶上发出的细微声响。

不多时,便到了最深处,后面就是山了。

幽篁深处有一方很矮很小的坟墓,比寻常的坟要小很多,微微隆起,若不是前面那块碑,在竹林掩映下,定然很难被发现。

那块碑上,没有一个字。

一方无名坟,一块无字碑。

蓝曦臣在碑前缓缓坐下,轻轻抚摸着墓碑。动作小心翼翼,仿佛是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江澄。”

蓝曦臣吐出那个消失了三十年的名字。


江澄,江家前任宗主,殁于三十年前。

蓝曦臣与宋眉成婚后的第三年,传来了云梦江氏家主江澄的死讯。

操劳过度,心情郁结。

消息是蓝忘机亲自送来的。一向雅正端方的蓝曦臣,生平第一次撞翻了书案,任由笔墨纸砚撒了满地,一片狼藉,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去。一向以严苛著称的蓝启仁也没有加以阻拦,只是一声叹息。

七天后,葬礼结束,蓝曦臣回到了云深不知处,带回来的是三毒的剑鞘。

江澄是宗主,定是要葬在江家祖坟的。蓝曦臣带回了剑鞘,埋在竹林深处。

立碑的时候,他想了很多,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写。

三年又三年,三年又三年……恍然已物是人非,恍然已白发苍苍。

他还记得江澄在他婚礼上敬他的四杯酒。

“一杯愿你前路平坦。”

他这三十年来勤勤恳恳,终究是让蓝氏做了修真界执牛耳者。他也被推举为仙督——不过他拒绝了。

“两杯愿你妻儿相伴。”

他与宋眉相敬如宾,育有一子一女,如今女儿已出嫁,儿子也在今日继任了蓝氏宗主之位。宋眉三年前故去,是喜丧。

“三杯愿你余生平安。”

蓝曦臣微微浑浊的眼中水光莹莹。

“我很好。”
“你好吗?”
“阿珵当上家主了。”
“他会是个好家主。”
“我终于可以放手了。”
“我已经很老了。”

蓝曦臣想起江澄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四杯,敬我,愿我与你,此生不见。”

蓝曦臣张了张嘴,嗫嚅着:
“再等等。”
“快了。”
---------------------------------
嗯就这样,依旧短小。

结尾的“我很好。”“你好吗?”出自日本电影《情书》,生离死别真的很难受,却也无解。

蓝曦臣的儿子叫蓝珵,珵与澄同音。

另外关于宋眉,设定是临安宋氏长女,与蓝曦臣都是无可奈何的家族联姻,背负宗族责任。与蓝曦臣完婚也是离开了挚爱,所以很理解蓝曦臣。

嗯……就这样……

【曦澄】四杯酒(短文)

一把涂了毒的开山斧。所谓糖吃多了想吃屎(?)
文风矫情腻歪,欧欧吸预警。


----------------------

姑苏蓝氏家主蓝曦臣与临安宋氏长女成婚之日,闭关一月有余的江澄突然出现在了礼堂之上。

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蓝家众人皆剑拔弩张,仿佛视江澄为洪水猛兽一般。堂下的蓝忘机也微微蹙起眉紧盯着这个不速之客。

江澄却目不斜视。径直朝着蓝曦臣走去。

自江澄到来,蓝曦臣的目光再未从他的脸上移开。紧盯着江澄直到他在自己面前一步处停下。

蓝曦臣的眼睛通红,已完全没了平素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形象,他全身都在发抖,尤其是右手,手里还攥着刚刚喝完合卺酒未及放下的酒杯,力道大得,几乎要把杯子捏碎。

江澄移开了目光。

他从旁边的席上拿过一壶酒,一个杯,缓缓在杯中注满了酒液。酒液叮咚砸在杯底,声音极为悦耳,酒香在江澄鼻底弥漫开来。

“是好酒。”江澄想,“是了,蓝家与宋家联姻,怎会不备好酒。”

酒满。江澄举杯,看着蓝曦臣。

“江某祝蓝宗主与蓝夫人芝兰并茂,琴瑟和鸣。”

江澄将酒一饮而尽。
“第一杯,敬你,愿你前路平坦。”

江澄又倒一杯,饮尽。
“第二杯,敬你,愿你妻儿相伴。”

再饮。
“第三杯,敬你,愿你余生平安。”


喜堂上鸦雀无声。蓝忘机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垂头不语。

蓝曦臣眼睛越来越红,似乎快要维持不下去了。他看着江澄又倒了第四杯酒,然后笑了笑,执杯伸手与他右手的酒杯轻轻相碰。

“第四杯,敬我。愿我与你,此生不见。”

饮罢,放下酒杯。江澄再未看任何人一眼,转身离开,背影潇洒,似乎真的再无牵挂。

蓝曦臣没有动,看着江澄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

婚礼继续进行。

一切都照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

夫妻相敬如宾,儿女承欢膝下,蓝家蒸蒸日上。





江澄与蓝曦臣,此生也真的,再也未见。






--------------------
怎么让稀烂的文章有逼格?

多用短句,一句话大喘气分两次说完。
说话文绉绉,管他有没有问题。
多用句号。
最多两句话就要分一段。

记得要空行。

你看什么?
看你啊。
你脸红什么?
你好看。
你笑什么?
……




为什么……
鹤雪……
这么冷……
冷到没有圈……
(:3_ヽ)__(┐「ε:)_

记录一个(超长的)梗概

吃【曦澄,薛晓,聂瑶】的我,准备写一个【羡澄,薛瑶,双聂,双璧,双道】的文
太刺激了!


记梗+立个flag一定要写(什么时候懒癌过去什么时候写……)


主线薛瑶,副主线羡澄,支线双聂双璧双道


欢迎看我絮絮叨叨,因为真的很长很中二

薛瑶线:
修仙的世界有天庭和地府的设定,薛洋义城身死后灵魂来到了地府,判官看了一眼薛洋的前生生平,嚯!罄竹难书!然后薛洋就被打入了无间地狱受刑,直到还清生前的孽才能去投胎。
薛洋在地狱里服役了许多年,某一天突然看到黄泉海上飘着几缕残魂,薛洋认得出来那是晓星尘的残魂,所以他用自己的一魂一魄去为他引魂,终于让晓星尘的灵魂重现于世。但是作为代价,他失去了一魂一魄,失去了记忆。
十殿阎王觉得薛洋此举有立功的表现,于是决定把他从无间地狱拉出来,但是还是拿走了他的脸,让他做了一个小鬼。小鬼是鬼差的手下,衣衫褴褛,饥肠辘辘,日复一日地做着最辛苦的工作,薛洋是唯一一个穿着干干净净的黑衣服,带着面具的小鬼。
失去脸和记忆的薛洋在地府做苦力,他想知道自己是谁。阎王告诉他,取得一个人的原谅可以拿回自己的脸,原谅一个人可以拿回灵魂。并给了他两段破碎的记忆,一段是晓星尘给糖,一段是金光瑶把他从地牢里捞出来。
金光瑶在棺材里被封印了五十年以后灵魂解放来到了地府,因为生前作恶多端理应是要被打地狱受苦的,但是偏偏聂明玦是和金光瑶一起封印的,所以彼此灵魂不能分离太远,所以沾了聂明玦的光,金光瑶也被打发去做了个小鬼,聂明玦原本可以位列仙班,然而遭了金光瑶的孽,只得长留地府,好在那灵魂的牵扯会随着时间减弱,所以聂大就在地府做了个逍遥散鬼,瑶妹成功获得【变成鬼了依旧每天被大哥揍扣诶扣】的成就。
薛瑶二鬼成了同僚,在一起吵吵闹闹等等等等剧情后进入了感情线,然后瑶妹机缘巧合知晓了薛洋的身份以及恢复脸和记忆的方法(我没有想好具体剧情),猜出那个给他糖的白衣道人是曾押薛洋上金麟台的晓星尘,就陪他找晓星尘,最后晓星尘原谅了薛洋,薛洋找回了脸,冰雪聪明的瑶妹确信薛洋要原谅的是自己,但是这时自己已经爱上薛洋了,然后就是一段爱情的自私与无私的对抗,最终决定告诉薛洋真相,薛洋听后还是决定原谅瑶妹,然后就回复了记忆。回复了记忆的薛洋沉默了,想到瑶妹的卸磨杀驴,默默地疏远瑶妹,开始了我恨你我爱你我不杀你的恶俗戏码,最后经过一系列的酱酱酿酿以后,恶友和好,HE!


羡澄线:(这个脑内没有想好,只有个大概...)
江澄因为虐杀过很多鬼道死后来地府重新投胎,被告知要先洗清身上的杀气和血气才能重新投胎,因为生前常常为民除害,所以领了个鬼差的职,在地府慢慢熬。
魏无羡同蓝忘机分手,因为蓝忘机要位列仙班,而他修习鬼道,定当万劫不复,所以魏无羡决定放手,留书出走(参考紫萱和白豆腐),死后魏无羡来到地府,原以为会被打入无间地狱,谁知因为莫玄羽献舍,顶的是他魏无羡的名字,替他受过,魂飞魄散,所以魏无羡成了无功无过的莫玄羽,可以直接去投胎,但是魏无羡见到了江澄,所以经过酱酱酿酿的思想斗争(真的没想好QAQ),留下来陪他。
然后两人就这么不尴不尬地相处着,然后两人慢慢消除了芥蒂,随后魏无羡这个基佬发现噢这澄妹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随后羡澄和薛瑶一起组队收鬼,建立革命友情,帮助薛洋找回脸和记忆,并且知心开导洋洋,最后二人彻底放下心结,恩恩爱爱在地府过了一辈子,HE!


其他几对支线会很略写很略写,基本上就是聂大放心不下去投胎的聂二,跟着去投胎了,没有消除记忆,第二世恩恩爱爱HE;老宋放弃成仙寻星尘,最后在薛洋一魂一魄的帮助下找回了没有前世记忆的晓星尘转世,自此游历山水间,逍遥快活,HE;双璧一同位列仙班成了仙上天庭,二弟弟在大哥哥的安慰和陪伴下逐渐放下心结,骨科HE!

脑洞一不小心就开大了emmmmmm真的是太中二了!完全原创的剧情,雷同算我抄。其实有点想些个长篇的锻炼一下文笔,但是又怕自己没有这样的笔力会把故事写崩就很emmm(大哭)

微信聊天体——那夜,那星尘,那被碾碎的提子蛋糕,看标题以为是主打薛晓你就太年轻了阿鲁(下)

上一篇链接   ——  (上)



下午4:30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加入群聊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大家好啊!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

嗯我在看:……

泽芜君:你好……

不和你们基佬玩:你谁啊?

蓝湛看我快看我:这个ID这个表情包……踢了踢了!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哎哎别呀,是薛洋先生让我加群来和大伙儿协商的

蓝湛看我快看我:……澄澄,你看见了吗……他,他竟然叫薛洋“先生”!!

蓝湛看我快看我

不和你们基佬玩:是个傻的,踢了吧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不不不!是薛洋小姐让我来的!

嗯我在看:……

蓝湛看我快看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米七指的是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成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和你们基佬玩:行了,傻子认证了

生子当叫蓝精灵:舅舅大舅你们太坏了啦!哈哈哈哈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滚滚滚!笑个锤子!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鎶の悲伤丶妳卟懂  和你爸商量好怎么赔偿了吗?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好了好了!你等下啊,我把我爸也拉进来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邀请炎阳烈焰加入群聊


霜华:阿洋,这是……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就昨晚那个把摩托开飞的二流子

生子当叫蓝精灵:哇!不愧是流氓出身的夔州一霸!给你打个尻

生子当叫蓝精灵

不和你们基佬玩:你把他拉群里来做什么?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做个见证,老子可没讹他

霜华:阿洋,不要做出格的事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不会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啊我爸有点忙,他开完会再来,不过你们放心,我爸特别有钱,赔偿肯定不会少的!

蓝湛看我快看我:啧,你爸哪位啊?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我叫温晁,我爸是温若寒,我家开公司的,嘿嘿,就是全省最大的公司,温氏集团,你们一定知道吧!所以嘛,钱这个我一定少不了!

不和你们基佬玩:卧槽谁?!!!!!

蓝湛看我快看我:我靠!!!!是你啊狗比!!!!!

泽芜君:温晁……

嗯我在看:呵!!!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额……是、我是温晁,你们是……

蓝湛看我快看我:温晁啊~我是魏无羡啊~~你还有没有印象啊~~~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恩?好像……在哪听过

蓝湛看我快看我:呵呵!你说你不记得了,你他妈化灰了老子都记得你啊!!!二十年前你来我家玩还记得吧?你当时是带了一群保镖吧,你脑子太笨什么都比不过我,然后就叫你保镖把我扔到郊外的坟场里了!!坟场里的三只看门狗追了我整整三天!!!我嚎了三天才被江叔叔接回去!!!

蓝湛看我快看我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额……

不和你们基佬玩:江澄,记得么?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恩?

不和你们基佬玩:魏婴不见了,我出去找他,被你那个保镖头子,叫温什么流的打了,现在身上还有疤。怎么,呵呵,你全忘了?

不和你们基佬玩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我好像想起来了。你们是江氏集团的两个孩子吧?小时候我爸爸好像确实和你们合作过……@不和你们基佬玩  你我有印象,当时哭得老惨了,坐在地上鬼哭狼嚎的,把我也吓到了

不和你们基佬玩:……

不和你们基佬玩:艹!!!

不和你们基佬玩

蓝湛看我快看我:哭咋了,我师妹当时那么柔弱,遇到温世仁的迫害还不能嘤嘤嘤几下了?

蓝湛看我快看我

不和你们基佬玩:魏无羡你去死吧!!!

蓝湛看我快看我:哇,澄澄我这是在帮你说话啊!

不和你们基佬玩:滚!!!!!!!!

不和你们基佬玩

泽芜君:咳,温先生,我是蓝曦臣,蓝氏集团现任总裁……我们幼时也曾有交集,你可还记得?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我记得你们……

泽芜君:你幼时曾到我家小住过可还记得?

嗯我在看:还在我家书房玩火,把我家的藏书烧了大半!!

泽芜君:是……我那时还在上初中,所以叔父让我带着剩下的藏书去学校住了一阵。学校住宿简陋,所以那时生活得不太好。

不和你们基佬玩:还有这种事?

泽芜君:是,所以印象深刻。也是在那时,与阿瑶还有大哥相识的。

蓝湛看我快看我:靠!!!温晁你他妈做了多少狗比事,你和我说你忘了???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我那时不是还小……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哦,你昨天晚上还小?恩?看来这次得多要点啊。原本以为你只有昨天狗了我一下,没想到你是从小狗到大啊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

蓝湛看我快看我:当年被你扔坟场里,我回来以后你已经走了,大仇未报至今耿耿于怀!!今日再见,终能报当年血仇,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

嗯我在看:……魏婴?

不和你们基佬玩:……魏无羡你这骚话跟谁学的?

蓝湛看我快看我:恩?报仇之前不都应该这么说两句啊。不对,温晁,你爸什么时候来?我要和他好好讨论一下你当年犯的错,我不要钱也不要补偿,但是我一定要一个说法一个道歉!!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来了……

炎阳烈焰:哈哈哈哈,小江小魏,你们都长大了啊

蓝湛看我快看我:……

泽芜君:温叔叔好。

炎阳烈焰:阿涣也当上总裁了,当年见你你还刚上初中,阿湛还是个小学生呢。

嗯我在看:……

嗯我在看:是的。

炎阳烈焰:你们叔父近来可好?

嗯我在看:一切安好。

炎阳烈焰:好好好。

炎阳烈焰:昨晚的事我听阿晁说了,是阿晁的错,是我管教无方,这里向被撞到的那位道长道歉。

霜华:啊,我并没有被撞到,只是惊了一下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哦,既然是你儿子的错,那说吧,怎么赔?

蓝湛看我快看我:小声bb一句,虽然确实是薛洋占理……但为什么怎么看怎么像小流氓手里捏了把柄敲诈大财主呢?

一米七指的是腿:同感,总觉得下一秒成美会被温老板派人反杀,毁尸灭迹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你们两个帮谁?

蓝湛看我快看我:你啊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

炎阳烈焰:我方才已经打好招呼了,送你们一家甜品加工厂,而且以后只要在本省,报我的名字就可以在任何一家甜品店免费消费,立即生效,小薛你看如何?

霜华:这……这也太多了……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成交!

炎阳烈焰:好,那犬子与你的过节便一笔勾销了

身体屈服在资本主义的诱惑下心依然坚强:是。

霜华:……

炎阳烈焰:好。那这事便如此结了

蓝湛看我快看我:不不不不不不,等一下等一下,那个,温叔叔~~我是羡羡~

嗯我在看:……

蓝湛看我快看我:那个,当年吧,大家都还小,但是呢,有些事儿对吧,它就是不对的,造成的伤害刻骨铭心,会给心理带来极大阴影,你看~~~~~~

蓝湛看我快看我

炎阳烈焰:是,刚刚你们聊天我也都看到了,阿晁他娘去得早,我又一心工作,难免疏忽对他的教育,我竟不知阿晁曾小时候就做出这种坏事,归根结底都是我的不是,等过几日,我会亲自带阿晁去道歉,还有小江、阿涣和阿湛

蓝湛看我快看我:不不不不!不用道歉!温晁他刚刚道过歉了,我倒不是要个说法……

蓝湛看我快看我:就是……我,甜品也爱吃emmmmm……

一米七指的是腿:铁骨铮铮魏无羡!

不和你们基佬玩:我竟然和你这种人是青梅竹马………………

生子当叫蓝精灵:魏无羡你是这种人啊…………

身体屈服在资本主义的诱惑下心依然坚强:魏无羡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啊??刚刚还说不要钱不要补偿!

蓝湛看我快看我:……你究竟有什么资格问我啊?能不能不要改群名片改这么快啊!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哎我操!我想起来了!!!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蓝湛看我快看我  当年是你潜到我家的吧,拿着一支破笛子,把我家养的鸡全都敲死了!!我家就我和我爸两个人,平时我爸工作家里就我一个,我就养了几十只鸡陪我玩,我是把它们当我家人看待的啊!!你把它们全敲死啊!!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气得饿……魏无羡,你屠我温家上下四十三口,还有一只每天下蛋的芦花老母鸡!!!

蓝湛看我快看我:我好像……是做过这事儿……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不止!我爸回来非说是我干的,把我揍得那叫一个……把我打失忆了!!我说我怎么对你没印象了呢!!!!!

蓝湛看我快看我:……

一米七指的是腿:啧啧。

炎阳烈焰:抱歉,刚才接了个电话。小魏你刚刚叫我等一下想说什么?

蓝湛看我快看我:……

蓝湛看我快看我:想说祝温老板生意兴隆晚年幸福……

炎阳烈焰:谢你吉言。既没事,我便先退了。毕竟是你们年轻人聊天的地方。


炎阳烈焰退出群聊


蓝湛看我快看我:……

蓝湛看我快看我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魏无羡!这事儿没玩!!来约架啊!!!屎不给你打出来算你拉得干净!!

我真的不知道啊:卧槽好脏!!!

嗯我在看:……


鎶の悲伤丶妳卟懂被嗯我在看踢出群


身体屈服在资本主义的诱惑下心依然坚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狗怂你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身体屈服在资本主义的诱惑下心依然坚强

蓝湛看我快看我:二哥哥我好想哭啊啊啊啊啊啊啊!!!!!

蓝湛看我快看我:好委屈啊!!!!

蓝湛看我快看我

嗯我在看:抱!不哭!

不和你们基佬玩:叫你没事去敲人家鸡,你直接敲人不就行了?

蓝湛看我快看我:嘤QAQ敲死了我要亡命天涯……

不和你们基佬玩:该呢!

身体屈服在资本主义的诱惑下心依然坚强:哈哈哈哈道长,别上班了,走带你吃甜品去!!

义城一姐:想吃……

身体屈服在资本主义的诱惑下心依然坚强:一起啊!今天爷心情好!!魏狗怂,一起来啊~~

蓝湛看我快看我:滚啊!!!!

蓝湛看我快看我

生子当叫蓝精灵:那个夜,那场火,那魏无羡疯疯癫癫执笛把温家屠。

不和你们基佬玩:那轮月,那场雪,那蓝曦臣匆匆忙忙外逃还带着书。

你薛大爷还是你大爷横批:作茧自缚!

泽芜君:………………

泽芜君:阿澄………………

泽芜君

不和你们基佬玩:……

不和你们基佬玩

生子当叫蓝精灵




肝完了撒花!!!

脑洞已经空了,写不出别的了将就看吧!

设定什么的……没有设定!!!!已经乱套了一个微信聊天体要什么设定!!!

本来想写温启,后来想想温若寒都有儿子了还要肝设定就算了,虽然有点烂尾不过好歹是圆过来了!!!

最后两个是强加上去的,为了秀一秀刚收的魔道表情包~~

 

想看评论!!!有什么脑洞愿意贡献的欢迎!!!

别问我为什么要打这么多感叹号!!!!激动!!


微信聊天体——那夜,那星尘,那被碾碎的提子蛋糕,看标题以为是主打薛晓你就太年轻了阿鲁(上)

取了一个有点银他妈风格的标题。

你以为这一篇主要是写薛晓?呵

这应该是微信聊天体学车系列的最后一篇了,写着写着就超长了,于是分上下,不然梗太乱了就看得疲惫了。

放一下下篇的链接   ——(下)


拓麻屏///蔽我四次了!!!!!所有疑似敏感词已经全部隔断,辣/鸡/乐/乎!(求生欲极强)



早上9:20


蓝湛看我快看我:@全体成员 卧槽卧槽卧槽!!!小师叔被车撞了你们知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去?!!又?!

泽芜君:晓道长没有事吧?

不和你们基佬玩:最近怎么老出车祸?

生子当叫蓝精灵:是啊,最早薛洋和魏无羡,然后是舅舅和舅妈……好吧那个算是个美好的意外,现在又是晓道长

蓝湛看我快看我:@泽芜君 不太清楚,大概是受伤了。

不和你们基佬玩:那你是怎么知道晓星尘出车祸了的?

不和你们基佬玩

蓝湛看我快看我:……你们都不看朋友圈的吗?薛洋刷///屏了。

生子当叫蓝精灵:屏///蔽了

春天长出小思追:+1

不和你们基佬玩:薛洋哪天朋友圈不刷///屏,每天发几十个鬼故事谁受得了,早屏///蔽了

蓝湛看我快看我:……只有我一个觉得鬼故事挺好玩的嘛?

蓝湛看我快看我

一米七指的是腿:只有你

我真的不知道啊:只有你

根正苗红景仪哥:只有你

不和你们基佬玩:你不如问问群里还有谁没屏///蔽薛洋

蓝湛看我快看我:……啊!扯远了!

蓝湛看我快看我:我今天一起床就看到薛洋在以每三十秒一条的速度发朋友圈,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更新鬼故事了呢,仔细一看是在骂///人……你们不知道在骂///人这方面薛洋的天赋有多高!!!几千条,没有一句是重复的!

一米七指的是腿:正常,你听他好好说过话没?

蓝湛看我快看我:我就一直翻到第一条,才知道晓星尘被一辆摩托给撞了。然后他从昨天晚上十点钟开始,到现在,一分钟都没耽搁,一直在变着法骂那个骑摩托的哈///麻///批的。看这架势,估计小师叔受伤挺严重的

一米七指的是腿:没,估计晓道长没受伤

蓝湛看我快看我:????????

蓝湛看我快看我:你咋知道?!

一米七指的是腿:如果晓星尘受伤了,你不会在朋友圈见到他。会在今日///说法。

蓝湛看我快看我:……流批!

蓝湛看我快看我

我真的不知道啊:把薛洋或者晓星尘@出来问问不就行了?

傲雪凌霜:@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  @霜华

生子当叫蓝精灵:…………第一个那是谁?????

生子当叫蓝精灵

傲雪凌霜:……薛洋

蓝湛看我快看我:宋道长连你也不知道车祸的事吗?

傲雪凌霜:星尘并未与贫道说过

生子当叫蓝精灵:啊那就该是没出什么事儿了……不对,晓道长的性子就是不喜欢让别人担心的

霜华:我在……

霜华:让大家担心了抱歉……贫道并未受伤

我真的不知道啊:也就是说确实出车祸了

蓝湛看我快看我:哎呀没有受伤就好!!!我小师叔福大命大!!!

霜华:多谢魏师侄……

傲雪凌霜:星尘,出车祸这么大事怎么不和我说?

霜华:我只是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我并未受伤,所以……

傲雪凌霜:你每次出事都自己藏着,每次都这样……你不知道我……们都会担心你的吗?

霜华:子琛,我……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晓星尘有老子担心就够了!!你算哪块饼干!

霜华:阿洋……

傲雪凌霜:薛洋,你是怎么回事?你们不都是一起回去的吗?怎会让星尘出车祸?!

霜华:子琛这不关阿洋的事!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老子和晓星尘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蓝湛看我快看我:一场车祸,两份关心,究竟是暴烈如火的他,还是温柔似水的他,被命运之链紧紧束缚的晓星尘,该如何抉择……

蓝湛看我快看我

霜华:……

傲雪凌霜:……

不和你们基佬玩:魏无羡我现在越来越发现你他///娘是个人才!!!

生子当叫蓝精灵:大舅你最近看了些什么小说啊(瑟瑟发抖.jpg)

蓝湛看我快看我:我这是在圆场好不好!!你没看那大三角都快炸了吗!

嗯我在看:魏婴。

蓝湛看我快看我:哦。(乖巧.jpg)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这还用说,晓星尘喜欢粗///暴的,不被日///哭是不会满足的

不和你们基佬玩:哎哟卧槽!!!!

生子当叫蓝精灵:啊有画面了有画面了!!!!!卧槽!!!!!

蓝湛看我快看我:啊啊啊啊啊!羡羡只有三岁什么都不懂!不懂不懂!!

蓝湛看我快看我

嗯我在看:……

义城一姐:薛洋你个牲///口!!!这里他妈还有未成年少女呢!!!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行了你就别装纯了,我和晓星尘的视频你那里快有一个T了吧?

义城一姐:……

霜华:阿箐???!!!!

义城一姐:内什么我有事先下了道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祝你和坏东西哦不是是薛洋好好生活886~

霜华:………………

傲雪凌霜:行了,我没精力和你扯皮,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霜华:我来说吧。昨天晚上加了会儿班,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阿洋等了我一个多小时,我觉得过意不去,便绕路去了蛋糕店买了一只提子蛋糕回去吃。从蛋糕店出来已经没有公交车了,也打不到车,于是我与阿洋便决定一起走回家,反正也不太远。谁知快到小区门口了,不防背后突然冲出一辆摩托车——我们是好好地走在路边,那人却不避不让的从我旁边开过去,倒是并未碰到我,只是那提子蛋糕却被撞掉了,碾了过去,不能吃了。事情就是这样

蓝湛看我快看我:举手!

霜华:……魏师侄你且说

蓝湛看我快看我:薛洋不是会开车吗?怎么没开车来?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上次翻车事故以后晓星尘就不让我开车了

一米七指的是腿:应该的应该的,晓道长这么好看,要是给摔个媒婆妆那还了得?

蓝湛看我快看我:……

蓝湛看我快看我:呵呵!

蓝湛看我快看我

一米七指的是腿

泽芜君:所以薛洋这么生气是因为蛋糕被碾碎了吗?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老子的提子蛋糕是这场车祸的唯一受害者啊!

泽芜君:咳咳……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不过,他该去烧两柱香,谢谢祖宗保佑他没碰到晓星尘,不然他一家,一个都别想活!

霜华:阿洋!不要做傻事!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不过就那傻///逼骑摩托的速度来看,迟早出事。大晚上的都敢在路上漂移,都他妈飞起来了!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你们是没看见啊,那个傻///逼那摩托车俩轱辘呲呲儿都冒火星子了!!!他妈晓星尘那个瘦不拉叽的被擦了一下原地转了三圈才停下来!!!!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妈///的气的我……我缓缓……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干!!!老子竟然也没反应过来!!!!一阵风的就过去了,糊我一脸头发,就瞄了个冒火星子的影儿!!!反应过来就看见晓星尘在原地打转儿!!!!老子的提子蛋糕压成泥儿了!!!!

生子当叫蓝精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太好笑了!!!!

蓝湛看我快看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不知道啊: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画面感太强了实在忍不住!!!!

义城一姐:噗……忍住……

义城一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义城一姐

傲雪凌霜:……

不和你们基佬玩:……薛洋我怀疑你是北京人吧?一嘴京片子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哈///批!!!!

不和你们基佬玩:…………我的错,夔州大佬

一米七指的是腿:成美……我第一次觉得你这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笑笑笑笑个雀雀儿!!你们些个哈///批!!!

嗯我在看:……

泽芜君:抱歉,那你们报警了吗?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老子想报来着的,让那龟///儿牢底坐穿看他还敢不敢飘!晓星尘那个哈儿不让,说反正也没受伤!

蓝湛看我快看我:我去!小师叔这善心也太过头了……

霜华:这、我也没有受伤,而且看他的背影,似乎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吧。

傲雪凌霜:……星尘,你太过仁慈了。

蓝湛看我快看我:是啊小师叔,你听过一句名言吗?仁慈,是一种病,让人堕入深渊。——鲁///迅

蓝湛看我快看我

霜华:……

不和你们基佬玩:我并没有说过,这句话是一个叫魏无羡的傻逼说的。——鲁///迅

不和你们基佬玩

不和你们基佬玩:@蓝湛看我快看我  满足你。

嗯我在看:……

一米七指的是腿:一米七的人,最仁慈!

蓝湛看我快看我:仁慈是仁慈,可是他矮啊~

嗯我在看:……

根正苗红景仪哥:矮好过被天天!——景仪·兹基·硕德

春天长出小思追:景仪……

生子当叫蓝精灵:在身高的问题上,景仪一直有着异常的执着和在乎

撞我星尘毁我蛋糕老子日///你仙人板板:这个群除了老子全是哈///批!!——你爹薛洋


众人吵吵闹闹地下线了



对。上篇就是主要写薛晓。(怎么写着写着还有点双道长乱入?)

关于重庆话那边,我不是重庆人,里面有关重庆话的部分都是百度来的,有错误请指正。(悄悄地说我是无锡的,会说苏州话,可以在云深不知处横行霸道……不是,无障碍交流嘻嘻嘻)

最后,看在我码字还找图的劳动上,能不能给我一些评论呢QAQ想知道你们喜不喜欢